hebe的老公 老公是谁昔日she情归

  必须为老朋友两肋插刀,他愣往钉子上碰又如何?
  撰文丨墨黑纸白

  纸白君的无耻“同行”们,昨天为老朋友的遭遇,倍感同情和悲鸣,大骂一定要为老朋友两肋插刀,救老朋友于水深火热之中,纸白君击掌而歌曰:“说得对,哪怕他非要往钉子上碰,我们也要两肋插刀为他的行为推波助澜。”无耻“同行”们大赞纸白君说的也对。(智商税纸白君不负责交哦)

  说起老朋友,纸白君有一个非常要好的发小(男性),纸白君当年由于顽皮,脚腕被碗片划破,这位发小背着我上学近两个月的时间,直到纸白君的脚能走路的时候,关系不可谓不密切,但到了这位发小结婚之后,纸白君就很少和他一起玩闹了,因为家事要比玩闹重要得多。

  再好的朋友,也要尊重他的家庭

  大约是前年新年间的一个夜里,这位发小在别的地方喝多了,给纸白君打电话说:“你来接我把我送回家吧,我在某某处喝多了。”当时大约是夜里十二点左右,纸白君二话没说,开着家父的车就奔了过去,将这位朋友送到了家里。

  纸白君只是对这个朋友负责,但在他的家人看起来,似乎就不是这样了,他的妈妈怒怼纸白君说:“喝到这么晚,还把他灌得这么醉,你是他的好朋友吗?他有媳妇和孩子好吗?”纸白君当时语塞了,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只好一个劲地说:“我没在场,他和别人一起喝的。”

  后来,纸白君回到家后,他的妻子又给纸白君打来电话,问:“你们喝酒都聊了什么……”纸白君才知道,我走后,他和他的妻子也吵了起来,甚至把离婚二字都挂在了嘴边,纸白君当时被吓得不轻,这一趟为朋友“两肋插刀”,要是弄成他俩离婚,那纸白君可就罪过大了。

  一边安慰他的妻子,一边解释我只是去接他,并没有一起喝酒,说了好久之后,这件事才算说开了,但纸白君当时真的一身的冷汗,老朋友即便是再老的朋友,也不要轻易将他从家庭里面剥离出来,即便是一起喝酒,也要有个度,否则会对朋友的家庭造成不利的结果,自己也会非常自责。

  当然,发小第二天酒醒之后,给纸白君打电话,道歉了好久,我也是劝慰他说:“我们都已经成年了,你已经为人父了,喝酒也好,在外面做事也好,还是要多为家人想想,毕竟家庭关系处理好了,做什么也都是非常顺畅的。”

  但有些人并非如此,有些人是不管朋友的家庭关系如何,就是要做酒肉朋友,就是要夜夜笙歌到凌晨,就是要不管朋友家里什么情况,我行我素的按照自己的意愿拉着朋友做一些奇葩的事,人与人之间有这样的酒肉朋友,国与国之间也有这样的酒肉朋友。

  也许他在作恶的时候你选择了沉默,但至少不能助纣为虐

  国际上来说,即便是联合国也很少干涉到一个国家的内政中,但如果是做得太不像话了,把自己的公民压根不当人看,那么自然也是会有警告甚至是行动的,按照我们这里的思维是,这是人家的家事,干其他国家什么事?

  一个家庭走向好的方向,是不用外人来干涉的,但一个家庭出现了问题,作为朋友的还是需要提醒一下的;一个国家走向好的方向,更是不需要外人来干涉的,但一个国家走向坏的方向,至少不应该助纣为虐,这是很浅显的道理。

  曾经世界那些强国,对德国的放纵,最终造成希特勒在完成本国洗脑之后,立刻把世界折腾的得不像样子,这是我们人类吃过的亏,也是人类在成长中更深刻得认知到,个人价值的意义,于人类的意义。

  拿某国来说,作为老朋友,突然就从高空坠落了,我们可以兔死狐悲,但我们没有资格干涉其中,因为这是人家国家的人做出的决定,即便按照我们这里的思维,家庭里老人的权威也早已被打破,90多岁还瞎指挥的话,很容易把一个家庭走向穷途末路的。

  我们即便想为老朋友两肋插刀,也是要反思反思,作为老朋友的我们,虽然进步的还不够,但至少是在进步的,我们打破了世袭,我们打破了老人干政,我们还打算将无节制变成一种有节制,我们更打算将管理型转型到服务型,我们也应该努力地鼓励老朋友也这么进步,而不是默默无言。

  当然,我们对老朋友应该是这样的善意提醒,也要虚心接受其他国家的善意提醒,我们对自己的定位是很明确的,发展中,那么发达的一些提醒是有益的,没必要刻意的当做一种批评,毕竟世界的变化,越来越偏离了我们的预期。

  那么,我们也应该变则通,将自己更好的适应世界之变,而不是一味的兔死狐悲,这于我们的意义并不大。尊重自己国家的公民,尊重自己国家的良性发展,这是无论谁担任一把手,都需要遵循的客观发展目标,一旦背离,最终悲惨结局,并不是很难理解。

  家庭的思维都在日益进步,更何况国家的思维呢?

  一个国家毕竟不是一个家族,即便是一个家族,也早已不是权威式的家族,而是家庭成员相互尊重,相互促进的关系,按照我们以前的传统家庭,棍棒之下出孝子,现在还有多少家庭会以为这样的歪理是正确的?

  而今,大多数家庭对自己孩子,都有了明显的改观,给他一个好的童年,给他一个好的生活环境,为他培养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兴趣,为他营造一个阅读、思考的家庭氛围,绝对不会是给他一个粗暴的现在,塑造他一个粗暴的未来。

  90多岁了,还要胡作非为,即便在我们这里,公交车上打学生的老人,大街上推翻自行车的老人,跑到车行道上暴走的老人,都是被指责和要求以法律惩处的。

  当然,大多数老人还是好的,只是我们也不能纵容那些胡作非为的老人,不以老而放弃原则,这是一个国家和一个家庭必须要有的现代化意识,有些老人是囿于当年那个无法无天的大环境,那么我们就要以法律,以现代文明,来约束和引导,让他们回归正常的心理和适应日渐文明的社会。

  所以,不要忧伤了,在他胡作非为的日子里,既然我们保持了沉默,那么在他惨淡离场的日子里,我们也还是保持沉默吧,还是要更多的提醒自己,到底该如何的进化,才能不落得如此下场?

  千万不要说,咱们的大佬不会有这样的下场,这个世界上,唯一不变的就是改变,无论改变还是不改变,一切都在变。这不是哲理的说辞,这是实事求是,事物发展的规律,不以任何权威的意志为转移。

  结语:

  后来啊,发小对纸白君说:“你为什么要把家庭看得那么重?而对朋友比较远?”我回答他说:“因为我们最重要的,是先把自己的家庭过好,在这个基础上,才有可能对朋友有帮助,也才有可能替朋友排忧,如果我们自己都过不好,再夜夜坐在一起喝酒,也无非是多几个酒肉朋友,又能怎么样呢?”

  发小说:“有道理,我以后也要少喝点酒,多攒点钱,孩子也大了。”我又劝慰发小说:“我们的阶层都是很低的,经不起瞎折腾,也玩不起挥霍时间,多一些思考,也就多一份安稳的生活,也许我们的社会还不够公平,但我们每个人的思考就是社会公平的一份力量。”

  发小可能听不懂纸白君这段话,但纸白君真的希望他能够过得越来越好,通过自己的思维,通过自己的能力,而他是有这样的能力的,如果思维也能够一步步的精进,未来是可以通过自己的能力走向更好的生活环境。

  2017—11—16落笔于墨辩閣
  微信私人号:moheizhibai
  备用公众号:mhzb110

评论 0

  • 额~,木有评论!

猜你喜欢